xp1024.com » 圖文欣賞 » 成人小说 » 姑妈的白虎屄 (转到动态网页)
同城约炮 名汇赌场
申博赌博 网上援交
在线播放 水舞间赌坊
1024影院 威尼斯賭城
九狮赌城 地址发布器下载
魔王影院 安卓手机客户端
无账号用户可点此处按要求申领夫妻账号
本页主题: 姑妈的白虎屄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qpzm1029
级别: 社区五级


精华: 0
发帖: 14366
威望: 27176 点
金钱: 271791 RMB
注册时间:2016-07-14
最后登录:2017-01-11

 姑妈的白虎屄

     19岁那年高中毕业后我考取了一所大学学物理,生在乡村长在乡村的我终于来到了省城的这所高校。
在这座城市里有我的爷爷的兄弟,因排行第七,我称他为七爷。
七爷一向对我不错,虽然以前因为在乡村的缘故我很少跟住在城里的七爷打交道,但七爷知道我念书刻苦,成绩一向很好,所以对我特别钟爱,时不时还寄些钱给我买文具等学习用品。
上大学后,我就常常在周末到七爷那里去玩。
  七爷膝下仅有一女,也就是我的姑妈,她是一家医院的护士,对于这位姑妈,我除了能从外貌上描述外,其他方面知之甚少。
姑妈大约40岁左右,由于生活条件优越,所以保养得好,仍然风韵尤存,面容娇好,前两年因为夫妻感情不和离了婚,据说是因为姑父有外遇。
  离婚后的姑妈有一个爱好就是打麻将,所以周末我到七爷这里来玩的时候,她不是到外面打麻将去了,就是纠集几个麻友在七爷家打。
与她一同打麻将的总是那么几个人,街坊或同事。
其中有一个街坊是跟姑妈关系比较好的,我常常能碰到她。
她姓杨,我叫她杨姨。
  杨姨的丈夫前年因癌症去世了,她现在跟母亲和女儿住在一起。
每当她们在打牌的时候,我总是跟七爷一起边看电视边聊天,她们有时会叫我去倒倒茶水。
大约我到七爷这里来玩基本上就是这么个情景。
随着我来的次数的增多,我与七爷交流也更深入,七爷对我比以前更亲近了,但对于姑妈,我仍然与原来一样,不甚了解。
  故事从这里开始。
大概是快放假之前的一个周末,我又来到了七爷家。
一敲门,开门的却是杨姨。
我心想大概她们又在七爷家打麻将,也就没太在意,就进了门。
进来后却发现只有杨姨一个人在,连七爷也不在。
我用询问的眼光看着杨姨,杨姨说:「哦,是这样的,你姑妈带着七爷去海南旅游去了,大概要一个星期才会回来,她叫我这几天帮忙照看房子。
」原来是这样,本来我是打算来与七爷聊聊的,看来是白跑一趟了,我决定坐一坐就走。
  我坐进沙发里打开了电视,杨姨倒是十分热情,像是这屋子的主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我聊着。
问了一些你多大了?家里还有些什么人呀?学习怎么样呀之类的家常话,我也都一一告诉了她。
坐了大约半个来钟头,电视也不好看,我觉得没有再坐下去的必要了,再加上单独面对着杨姨也感到不自在,于是起身要走。
  杨姨一见赶忙说:「哪能这么快就走呢?现在都快吃中午饭了,怎么着也得吃了饭再走呀。
你还没吃过你杨姨做的菜吧?哈,今天算你小子有口福,你先看看电视,我这就去弄饭去,保证你吃了后就忘不了。
」   杨姨似乎对自己的厨艺十分自信,我见杨姨这么热情,于是就又坐了下来,反正回学校也没什么事。
杨姨就到厨房弄饭去了。
不一会儿,杨姨就做了几味菜端到了餐桌上,动作非常麻利,我看着杨姨忙进忙出的身影,心里竟升起一股说不出的滋味,也不知是欣赏还是爱慕?也许兼而有之吧。
只觉得杨姨忙碌碌的身影十分动人,十分美丽,这样一想,我的脸不觉红到了耳根。
  杨姨提议喝点红酒,我也不好反对,于是她就拿出两个杯子一人倒上一些。
我一尝杨姨做的菜,果然十分可口,怪不得她自信呢。
整个中午饭就在这么和谐的气氛下吃完了。
由于我不胜酒力,喝了酒之后也不想吃饭,就又坐回到沙发上看电视,看了不一会儿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睡着睡着我听见似乎杨姨在叫我,我一激灵就醒了,但是因为酒力的缘故,我连眼睛也懒得睁开。
  杨姨叫了两声之后见我没有反应,以为我睡着了,用手轻轻推了推我的肩膀,我仍然不动,杨姨似乎放心了,我感觉到她低下了头,弯腰在我额头上亲了一下。
这一下虽然十分轻柔,但对我来说无异于一个晴天霹雳。
要知道我还没有女朋友,还没有跟任何女性有过这种亲密的举动呢!我的身体马上就起了反应,跨下的鸡巴立马硬了起来。
但是我以极大的毅力使我没有叫出声来,保持原样不动。
  我是多么期待杨姨能有进一步的举动啊!或许她会进而亲我的嘴呢?我这样期待着。
但杨姨并没有再亲我的嘴,而是在慢慢地解我的上衣钮扣。
「啊!天啦!她要干什么?」我激动得快要晕了。
只感觉到杨姨解开了我的钮扣后,两手在我的胸脯上抚摸起来,一边抚摸还试探性地喊我的名字,看我醒了没有。
  我假装轻轻地打起了鼾,以进一步消除她的疑虑。
杨姨见我睡得如此「沉」,胆子似乎更大了,她低下头在我的乳头上亲了起来。
我感觉到痒酥酥的,十分舒服。
她的樱桃小嘴亲在我的乳头上,立刻有一股电流击遍我的全身,使我血液沸腾。
杨姨亲了一会儿后,手就摸上了我的胯下,也许是摸到我的胯下竟已经如此之硬似乎吓了一跳,又喊了我两声,见我不应,于是又轻手轻脚地去解我的裤扣。
  我把眼睛睁开一条缝,观察着杨姨的动作,只见她轻轻解开我的长裤,把我的内裤小心地向下拉。
由于我内裤的橡皮筋很松,所以很容易地就被她拉到了我的睾丸下面。
我坚硬如铁的鸡巴立刻就像获得解放一样弹了出来,耸立在杨姨的眼前。
杨姨似乎对我的鸡巴爱不释手,急不可奈地上下套动起来。
套了几下觉得不够,低下头猛地把我的鸡巴含进了口中。
这一举动差点没让我惊叫出声。
  杨姨把我的鸡巴含在口中上下套动,发出「噗噗」的声音,我哪里受得了这个?不到两分钟我就感觉到一股急流以从来没有过的激越速度从我的鸡巴暴射而出,直冲杨姨的口腔。
杨姨似乎没想到精液的冲力会这么大,愣了一下。
我的鸡巴在杨姨的口中不停地跳动,随着每一次跳动就有一股精液激射而出,几下就把杨姨的口腔射满了,有一些从杨姨的口角流了出来。
  杨姨停顿了一下,似乎下定了决心,把我的精液都吞了下去,由于口里还含着我的大鸡巴,吞咽起来不太自然,喉咙里发出咕咕的响声。
我的鸡巴在杨姨的口里跳动了十几下终于停了下来。
杨姨吞完精后,又细心地把我鸡巴上残留的精液舔得干干净净。
我仍在装睡,杨姨见我的鸡巴在逐渐变软,于是改用手轻轻地抚摸,我感觉到舒服极了。
没想到杨姨在这方面如此温柔,还吞下了我的精液,这令我更加感动。
  我的鸡巴在杨姨的抚摸下又慢慢地复苏了,杨姨也感觉到了这一点,她在欣赏之余又用嘴含住了我的龟头,用她灵巧的舌头不住地钻我的马眼。
似乎要把舌头钻进去,我的鸡巴再一次变得粗壮无比,坚硬无比。
这时,我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何不趁此机会把杨姨给肏了?杨姨既然肯为我口交,那肯定是不会拒绝的。
  一不做,二不休,我腾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杨姨吓了一跳,嘴巴吐出我的鸡巴呆在了沙发前。
我一个饿虎扑食,把杨姨一下扑倒在地板上,嘴巴一下就盖在了她的小嘴上。
杨姨还没有反应过来,我的舌头已经探进了她的口腔,她口里还有我精液的特有的腥味,这更激起了我的兴奋,我一边亲她,一边腾出手来掀她的裙子。
杨姨这时也回过神来,两手紧紧地抱住了我,这令我脱她的衣服极不方便。
  我挣开杨姨的手,爬起身来,快速地把她的裙子向下一扯,再把她的三角裤也扯了下来,至于上衣,现在也没时间管这么多了,就让它留在杨姨的身上吧。
脱了杨姨的三角裤后,我再次扑到杨姨身上,我就像一只困兽在杨姨身上左冲右突,我的鸡巴在杨姨的下面寻找着洞口,一次一次向前顶。
但就是没顶进去。
杨姨见状,用手捉住了我的鸡巴,把它引向了她的桃源洞口,我稍一用力,鸡巴就全根没入了杨姨的小穴中。
原来杨姨的小穴早已淫水泛滥了,润滑无比。
  我在杨姨的穴里大力抽送起来,一下一下撞得「叭叭」直响。
也许是刚刚射了一次的原因,我这时非常神勇,抽插了十来分钟还没有要泄的感觉。
但杨姨却「啊啊」两声,阴道猛烈收缩,随着一大股淫水直向外涌,涌在我的龟头上,温热地包围着我的鸡巴,我知道杨姨已经达到了第一次高潮。
但我还是没有射的意思,我仍然把鸡巴在她的穴里大力抽插着,杨姨似乎没料到我会这么勇猛,笑眼如丝地承受着我的冲撞。
  又抽插了几下,杨姨说要换个姿势,我就把她抱起来放在沙发上,杨姨转过身,脸朝下背朝上,我站在沙发前,从后面把沾满杨姨淫水的鸡巴又插进了她的小穴中。
这个姿势鸡巴插得十分深,我感到插进了杨姨的花芯,杨姨就会啊啊地叫,也许这样她感觉最舒服吧。
在我的抽插下,杨姨又泄了两次身,我于是加快速度,每次都直达花芯,在杨姨第四次泄身的时候,我也射出了第二次精液。
  我的鸡巴在杨姨的小穴里不住地律动,杨姨的小穴也不断地紧缩,似乎它们两个在比赛谁的力气大呢。
我抽出鸡巴之后,杨姨的淫水已经顺着大腿流到了膝盖处。
她似乎精疲力竭,软软地伏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我也没力气了,坐倒在杨姨的脚下。
  过了一会儿,杨姨在轻轻地抽泣,我赶忙起身抱住杨姨,连连道歉。
我想也许杨姨现在后悔了。
但杨姨却抱住我不住地亲起来,亲了一会,她捧起我的脸,望着我的眼睛说:「傻小子,你有什么对不起的!杨姨是高兴才哭的,杨姨好久没这么舒服过了。
」我一听这话就放了心,又与杨姨温存了一会。
  天晚了,杨姨起身做了晚饭,吃完饭我们又依偎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说:「杨姨,你对我真好。
」   杨姨说:「傻瓜,还跟你杨姨这么客气,你不也对杨姨很好吗?」   我说:「那不一样,你都愿意吃我的精液。
」   杨姨害羞地一笑,像个小女生,「哎,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自己都没想到当时会把你的精液吞下去,可当你的精液射在我口里的时候,我就觉得与你更亲了,你不会笑杨姨吧?」   我赶紧说:「怎么会呢?我感动都来不及呢。
不过,我要向杨姨坦白,其实我早就醒了,我是故意装睡的。
」   杨姨掐了我一下,笑着说:「你个小鬼头,你以为我不知道,我早就知道你醒了,我见你装睡,就知道你的心思,杨姨是装糊涂来满足你这个小色鬼的。
」我见杨姨这么说倒有些不好意思,杨姨一见,又笑了,她似乎特别爱笑,这个以前倒没发觉,她笑着又说:「你还是第一次吧?」我「嗯」了一声,杨姨说:「怪不得射在我口里时冲劲儿那么大,一下就冲到了我的喉咙口,差点没把我呛住。
你把第一次给了你杨姨这个半老徐娘,不会后悔吧?」   我亲了杨姨一下,说:「怎么会呢?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要不是杨姨肯为我牺牲,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人间有这么快活的事呢,你不知道,杨姨,我爱死你了。
」   杨姨说:「你可别捡好听的说,你爱你杨姨这样又老又丑的女人?」   我说:「杨姨别把自己往丑里说,你在我的心目中永远是最美丽的,我一辈子也不想离开你!」杨姨听了这话,眼里似有泪光闪动,随即幽幽地叹了口气。
说实在的,我当时说这话确实出于真心。
  之后的一个星期,我就天天晚上到七爷家里来与杨姨缠绵,杨姨有了帮七爷照看房子的借口,也没有引起她妈妈和女儿的环疑。
这一个星期真是我们的人间天堂。
我们在七爷的家里各个地方,厨房、厕所、客厅,都留下做爱的身影。
我在杨姨这里学到了不少做爱的经验,由于年轻气盛,每次都把杨姨肏得瘫倒在地。
杨姨在这几天之中对我越来越温柔体贴,我们仿佛一对新婚燕尔的夫妻。
  可惜好景不长,七爷和姑妈旅游回后,我们就难得找地方缠绵了。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地在思念中渡过。
一个重大的变故在一次与杨姨的见面谈话后发生在我的身上,它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
七月,放暑假了,因为绻恋杨姨,我没有回乡下老家,而是继续呆在学校里。
一天,杨姨到学校找我,说有重要的事找我谈。
我们来到了学校足球场,由于放假了,学校里十分静谧,足球场上除了我和杨姨外,空无一人。
  杨姨这次跟我谈话的内容完全把我给听得呆了。
原来,随着我到七爷家里去与他聊天次数的增多,七爷对我的感情与日俱增,对我疼爱有加,他对姑妈明确表示,想把他的一部分财产赠与给我。
姑妈听了之后非常着急,为了不使财产落入我手,她就心生一计,叫杨姨来勾我跟她上床,如果得手后,她们再合计找机会让七爷把我和杨姨捉奸在床,这样七爷对我自然憎恨交加,更谈不上给我财产了。
姑妈给杨姨的「报酬」是两万元。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一把抓住杨姨:「这么说,那你第一次与我在一起,直到后来都是故意设圈套给我钻?」杨姨默默地点了点头,我几乎是吼叫:「那你现在为什么要告诉我?你说。
」   杨姨显得十分疲倦,眼睛也不知道看着哪里,无力地说:「因为我不想害你,我……我……发现我爱上了你,离不开你……」   我说:「哼,你就不要虚情假意了。
」   杨姨也不看我,自顾自地说:「当你姑妈跟我商量时,因为你长得很不错,又年轻,我心里想与你玩一下又可以得到两万元,人财两得,何乐而不为呢?于是我就答应了你姑妈。
可是跟你接触了以后,我发现你有情有义,而且……而且……你那方面又那么厉害,搞得我……很舒服……我发现我越来越舍不得离开你,越来越害怕失去你,这对我这个四十来岁的女人来说可能是个奢求,但我真的不想害你。
你知道吗?当第一天我们做爱后你说一辈子都不想离开我时,我就打定主意不会害你了。
后来你姑妈总在催我,我想我该告诉你这一切。
可是,可是这件事毕竟是我有错在先,你不想原谅我也没办法,我先走了。
」杨姨说完起身走了,我呆在当地。
  杨姨走后,我想了很久,虽然她起先是想与姑妈合谋一起害我,但毕竟现在回心转意,把一切真相都告诉了我,这说明她真的是对我动了心了,这一点倒是可以肯定,我也没什么好怪她的。
但姑妈也太小瞧我了,而且为了不让七爷给我财产,竟然不惜让我身败名裂,实在令人寒心。
我越想越气,心中充满了无名怒火,于是我作出了一个决定,决定要报复姑妈。
  第二天,我打电话把杨姨约了出来,杨姨见了我后还有些不自然,不过看得出来,她对我还能够约她感到很高兴。
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她,她问:「那怎么报复呢?」我说我现在还没想清楚,虽然我对七爷的钱并没多大兴趣,但姑妈既然这样对我,我也不能就此罢休。
  我们商量了半天也没有结果,因为杨姨与姑妈的关系一向很好,她一时还下不了决心与我一起报复她。
我最后给了杨姨一点压力,我说你如果不想出一个好方法,那我今后就不理你了。
其实说了这话之后我还真怕杨姨就此放弃,因为说心里话,我怎么舍得杨姨那迷人的身体和小穴呢?   一个星期后,杨姨给我打电话,她说她已想到办法了。
她的办法简单说是这样的:让我来强暴姑妈,她来拍照,这样不但报了一箭之仇,而且姑妈有把柄在我们手里,再也不敢对我怎么样了。
我一听,果然是女人比男人更厉害呀。
只是要强暴姑妈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难了。
杨姨说一切有她来安排,于是我就放心了,等她的消息。
  又一个周末,杨姨给我打电话,叫我马上到她家里去,说是事情已经办好了。
我兴奋无比,来到杨姨家,杨姨把嘴向卧室中一呶,我进卧室一看,只见姑妈睡在杨姨的床上,杨姨说:「她已经喝了我放有安眠药的饮料,大概还得睡半个多小时吧。
」   我说:「现在怎么办?」   杨姨说:「先把她捆起来再说吧,免得她醒了后不好办。
」说着拿出一根绳子,我们合力把姑妈捆了,还在口里塞了一块毛巾。
做完这些之后,我再看杨姨累得气喘嘘嘘,脸红扑扑的,不禁淫性大发,毕竟有好久没有干杨姨了,我的鸡巴早就挺了起来,我一下把杨姨按在了大床上,就在姑妈的身边给杨姨宽衣解带,三下两下就把她剥了个精光,杨姨也是好久没有受我的大鸡巴插了,她看来也是迫不急待。
  我脱光杨姨的衣服之后,把手伸向她的胯下一摸,嗬,还真不得了,早湿了,我也不讲客气,挺起大鸡巴就往里肏。
这回我们是用的女躺男立式,杨姨仰躺在床上,我站在床下。
我把她的双腿架在我的肩膀上,这样肏杨姨,不仅插得很深,而且还可以一边操一边看她那稀稀疏疏的阴毛,还可以看到她的一双雪白的大奶子在我有节奏的操动下一闪一闪的,还可以看到她那紧闭双眼一副享受的骚样子。
  我的鸡巴在杨姨的小穴中一进一出,带出她的淫水一点一点往她的床上流,不一会儿就把床单打湿了一大块,她的大床随着我们的操穴的节奏吱吱地响着,就像一首动人的乐曲。
正当杨姨「咝咝」地吸着气,快要泄身的时候,姑妈「啊」的一声醒了过来,眼前的情景让她惊得呆了,又发现身上被五花大绑,口里还塞了毛巾,只「唔唔」地发不出声,心知不妙,但却毫无办法。
  我把姑妈扶起来靠在床头,一边肏着杨姨一边对姑妈说:「先让你看看我是怎么肏杨姨的,等会儿再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   姑妈眼里充满了惊恐。
这时杨姨在我的身下发出了呻吟「啊啊」地叫了几声就泄了。
我又在杨姨的小穴中抽动了几下,等她把阴精泄完了之后,我抽出了大鸡巴把它塞进了杨姨的口中,杨姨十分配合地不停地吸吮着我的鸡巴,把鸡巴上的淫水舔得干干净净,这是我们做了无数次的游戏了,杨姨舔起鸡巴来非常熟练自然。
姑妈看着这一切,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对杨姨说:「好杨姨,骚杨姨,要不趁现在我还没有泄,直接来对付姑妈怎么样?」   杨姨说:「好。
」说完我们两人就三下五除二把姑妈又剥了个精光,姑妈虽急怒攻心但是毫无办法,只能在喉头里发出「唔唔」的声音。
我想把姑妈的腿分开,但姑妈两腿夹得紧紧的,我一气之下甩了她两耳光,她老实多了,眼里充满了泪水。
杨姨也过来帮忙,我们一人抓住她的一条腿,用力向开一分,她的腿自然就分开了,我一看,姑妈竟然是个白虎,小穴的周围一根毛都没有,光光滑滑,我的大鸡巴又硬了三分。
  杨姨说:「你小子这下有福气吧?」语气之中酸酸的,似乎在吃醋。
我腾出一只手摸上了姑妈的肉缝,里面还很干燥,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用力把中指向里伸去,姑妈皱起了眉头,显然很痛,我越发高兴,手指在她的穴里挖、插、转、钻无所不用,用不了几下姑妈的小骚穴也慢慢湿润了。
  我羞辱姑妈道:「怎么样?忍不住了,想我的大鸡巴了吧?好吧,我马上给你。
」说着提起我仍然坚挺的大鸡巴「噗」的一声肏进了姑妈光溜溜的小穴中,不分青红皂白地肏了起来。
  杨姨拿来了照相机从不同的角度拍了照。
我见照片已经拍好,就把姑妈口中的毛巾拿了下来,姑妈见事已至此,倒也没有出声喊叫,但是对我怒目而视。
我一见她这神态越发要对她进行无情的羞辱,我更加用力地把我的鸡巴一下一下向她的小穴中挺进,发出「啪啪」的响声,一边还用淫淫的眼光看着她。
  姑妈转过了脸不理我,但随着我鸡巴抽插的加快,我明显感觉到姑妈的小穴中越来越湿,淫水越来越多,我说:「哟,姑妈,你的淫水还挺多的嘛,你是不是感到特别爽啊?如果想叫就叫出来吧,反正这里只有我们三个人。
姑妈你的小穴穴真舒服啊,我还从来没有看到过光光的白虎呢,你真是我的好姑妈,你不仅让我看到了,还让我肏了,我真要谢谢你呀。
」   姑妈听了我的这些羞辱的话虽然十分生气,但她的生理却不听她的指挥,淫水越流越多,有些从她的小骚穴中流出来了,我知道姑妈也快要泄身了,于是在她的身上更加辛勤地耕耘起来。
姑妈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杨姨说:「你姑妈要来了,快加油。
」   我一听这话受到了鼓舞,每一次都肏到了姑妈的子宫口,直把姑妈肏得上气不接下气,随后她忍不住发出的一声「啊」大量的淫水直冲了出来,阴道不住收缩。
这时我也快泄了,我抽出我的鸡巴,骑在姑妈的胸前,对杨姨说:「杨姨快来帮我弄出来。
」   杨姨上前握住了我的大鸡巴熟练地套弄起来,只套弄了二十几下,我把大鸡巴对准了姑妈的脸,再也忍不住,一股浓精喷射而出,一股一股打在了姑妈的脸上。
姑姑的身体不能移动,只能十分不愿地接受着我精液的「洗礼」。
射完后我又用我的精液给姑妈洗了个脸。
  休息了一会儿之后,我觉得该跟姑妈谈谈了,我说:「姑妈你也不用怪我,是你想先害我的,这些杨姨都对我说了,我们这么做也只是想报复报复你,谁让你这么狠心呢?你也不用怪杨姨,是我逼她做的。
」   姑妈「哼」了一声,对杨姨说:「你真是我的好姐妹!」   杨姨毕竟对姑妈怀有愧意,说:「我知道现在对你说对不起已经没什么意义,但是,为了他,我什么都不管了,请你不要怪我。
」   姑妈说:「哼,他有什么好的,值得你出卖我?」   杨姨说:「他的好难道你刚才没有领会到?要不要让你再领会领会?」姑妈「哼」了一声不说话,脸却有点红了。
杨姨向我使了个眼色,我明白杨姨的意思是趁热打铁,一次把姑妈搞定。
但是,我的大鸡巴在刚刚泄了之后现在还是软的,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的。
杨姨见状,上前又含住了我的大鸡巴,温柔地套弄起来。
  姑妈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心里似乎在想,不知道他们这样干了多久了?一边看着一边脸又红了。
杨姨吃着我的鸡巴,口里还故意发出唔唔的声音,以此来刺激姑妈的淫欲。
但姑妈似乎十分坚定,虽然生理上有些反应,但并没有就此投降的意思。
我想看来得给她来点厉害的。
  杨姨含了一会儿,我的鸡巴又硬了起来,我这时玩得兴起,先不忙着肏姑妈,而是对杨姨说:「杨姨辛苦了,让我先喂喂你吧。
」杨姨乐得什么似的,赶忙翘起了屁股,我又从后面肏进了杨姨的小骚穴,狂抽猛插了一会,把杨姨肏得快要泄了,我来个恶作剧,抽出鸡巴又肏进了姑妈的小穴,杨姨难受得不得了,说:「你个坏东西,把我肏得吊在半空就不管我了,是不是见了你姑妈光光的骚穴就不要你杨姨了?」   我说:「才不是呢,杨姨你先不要急,自己用手解决解决吧,没看见姑妈急得不得了吗?」   其实姑妈并不是像我说的那样急得不得了,但我要故意说来气气她的。
姑妈生气归生气,但我的鸡巴肏入她的小穴之后,她也感到了巨大的满足,默默地享受着我的大鸡巴的抽插,但脸上仍不表现出来快乐的样子。
我一见她这样,心想看你还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我对杨姨说:「姑妈的前面我也肏了,但她似乎感觉不怎么样,要不我再肏她的后面怎么样?」   杨姨一听生气地说:「你还说你不偏心呢,跟我干了这么长时间你还没肏过我的后面呢。
现在看见你姑妈的白嫩穴就要肏后面了?」   我说:「不是呢,我只是想看看姑妈还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如果杨姨生气,那我就先肏杨姨的后面。
」   杨姨说:「哼,讨来的算什么呀?」   我哈哈一笑,说:「不管怎么样,我今天非要把你的菊花洞肏穿不可。
」说完我又从姑妈的小穴中抽出了鸡巴,来到了杨姨的身后。
我用手在姑妈的小穴中掏出些淫水,涂在杨姨的肛门上,然后先用一根手指慢慢地插了进去,我问杨姨:「你的后面以前被肏过吗?」   杨姨说:「肏你个头呀,都给你这个冤家留着呢。
」我轻轻地慢慢抽动,以使杨姨的屁眼适应,然后又慢慢增加一根手指,等两根手指都能比较顺利地抽插之后,这才把粗壮的大鸡巴顶在了杨姨的屁眼上,我一点一点地用力,慢慢地把龟头顶了进去。
  杨姨说:「小冤家,轻点。
」   杨姨的屁眼真是紧啊,我的鸡巴艰难地向前推进着,终于全根没入了,杨姨口里「咝咝」地吸着气,我把鸡巴在她小洞中停留了一会儿,慢慢轻轻地抽动起来。
为了增加润滑度,我每当把鸡巴抽出时都从姑妈的小穴中掏些淫水来润滑。
姑妈看着我们如此淫荡的玩法,似乎也受到了感染,看着我的眼光不再像先前那样充满了怨恨。
  我故意对姑妈说:「怎么样?这种玩法以前跟姑父玩过没有?」姑妈气得不理我。
  随着淫水的增多,我的鸡巴在杨姨的菊花洞里终于可以自由出入了,这时我加快了速度,杨姨也由刚才的不适应到适应再到兴奋。
她「哼哼」地叫着,我说:「感觉与肏屄有什么不同吗?」   杨姨说:「嗬嗬,比肏屄舒服多了。
没想到你肏我后面会这么舒服,我原先还以为只会很痛呢,早知道这么舒服,我早就让你肏后面了。
」   我说:「杨姨你也别光顾着自己舒服,你先用手帮姑妈解解馋呀。
」杨姨听了后就用一只手支撑着身体,另一只手腾出来探进了姑妈的肉缝中,在姑妈的小穴中不住地挖弄起来。
姑妈慢慢地淫水增多,脸色潮红。
我一边肏着杨姨的屁眼,一边用手挖弄她的小穴,杨姨在我的双重夹击之下又一次泄身了。
我从杨姨的屁眼中抽出鸡巴,与杨姨一起扳过姑妈的身子,让她伏在床上,双腿吊在床下,屁眼朝上。
  我挺起鸡巴来到了姑妈的菊花洞口,对姑妈说:「姑妈,你是要用你自己的淫水润滑屁股洞洞,还是用杨姨的淫水来润滑呀?」姑妈知道我在故意气她,闭口不语。
我说:「还是用杨姨的吧,杨姨刚才泄了,淫水可比你的多多了。
」我说着就在杨姨的小穴里弄些淫水涂在姑妈的屁眼上,按照刚才肏杨姨屁眼的方法,慢慢把大鸡巴肏进了姑妈的屁眼里。
  我知道现在姑妈是在死要面子,在死撑,我下决心一定要让姑妈淫起来。
于是我使出了浑身解数,猛力地在姑妈的屁股洞中肏着。
姑妈没等一会儿就狂泄而出。
为了让她过个足瘾,我于是对杨姨说:「杨姨,今天让姑妈享受一下吧,我肏她的时候你去亲她的奶子呀。
」   杨姨也来了兴致,于是我们又换了姿势,把姑妈翻了过来让她仰躺在床上,我仍然肏着她的屁眼,杨姨则伏在姑妈胸前亲她的奶子,我再用手挖弄着她的小穴,姑妈在这三重刺激之下,不一会儿功夫就又泄了两次。
她再也忍不住,口里发出了享受的呻吟声。
  我把大鸡巴抽出来,插进了姑妈的小穴中,又在小穴中干了起来,干了一会儿又抽出来插进肛门中,就这样在她的两个洞中轮流干着,姑妈似乎经历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刺激与欢乐,她变得疯狂起来,淫态完全露了出来,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
  我说:「姑妈,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姑妈说:「啊……啊……厉……厉害,你……你个挨千刀的。
」我见已经把姑妈完全征服,于是一鼓作气,又在姑妈的屁眼里狂抽了几分钟,把一股浓精都射在了姑妈的屁眼中。
  自从这次征服姑妈以后,姑妈对我言听计从,我们三个人快乐的享受着性爱。
顶端 Posted: 2017-01-11 11:19 [楼 主]
xp1024.com » 成人小说
快速发帖 顶端
内容
HTML 代码不可用

使用签名
Wind Code自动转换

字数检查 恢复数据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
表情 [更多]

在线播放  同城约炮  网上援交  申博赌场  名汇赌博  1024影院  水舞赌坊  尼斯賭场  九狮赌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