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民工怒轮人妻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616222242
级别: 社区三级


精华: 0
发帖: 26
威望: 20 点
金钱: 271 RMB
注册时间:2014-12-25
最后登录:2017-02-21

 民工怒轮人妻

张桃子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有夫之妇,但是和老公的生活并不算甜美,老公是
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每天早出晚归在地里忙活农活,有空的时候就去城市里打工,
夫妻俩一年都见不到几次面。

  自从一年前张桃子做过一次子宫检查,发现自己不能怀孕之后,老公就对她
更是不闻不问了,见面没有个笑脸已经算是好的情况,要不就是连打带骂,自从
上次老公回来已经过去十个月了,十个月没有见到老公张桃子也是甚至想念,寻
思去城里看望一下老公。

  这一天张桃子打扮的漂漂亮亮,特意用了一个小时画了个美美的妆,然后又
穿上年轻时才穿的低V领的连衣裙,露出浑圆的半个肉球,为了吸引老公,她甚
至都没有带胸罩,而是选择用创可贴粘住了自己已经发紫的拇指粗细的奶头,以
防凸点。她对着镜子捧了捧那三十六E的大奶子,这是她对自己身材最自豪的地
方。

  然后她又穿上了一双黑色的丝袜,和她黑色的连衣裙正好搭配,这是一双超
薄了连裤袜,张桃子想自己和老公见面之后应该会直接去附近的宾馆开房吧,因
为老公每次回来见到自己,也只会想着做爱的事情。于是干脆就脱掉了内裤,只
穿着丝袜。

  坐着大客车一路来到城里,这一路上的男人基本都被自己风骚的身姿所吸引,
张桃子觉得自己满满的成就感。

  张桃子来到印象中老公打工的那个工地,询问了一下看门的大爷,大爷眼睛
一下子就被张桃子胸前的深沟吸引住了,对张桃子说的话问无不答。

  张桃子这才知道自己老公原来在半年前就已经成为了一个包工头,专门领着
工程带领一帮民工干活。张桃子一下子觉得自豪了很多。询问了老公现在的位置,
张桃子感觉打车过去。

  一到建筑工地,却发现里面正乱成一团,自己老公正在和十多个民工满头大
汗的解释什么,而民工们群起激愤,眼看就要去打自己老公了。

  张桃子走进一听,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告诉你,马叉虫,如果你再不给我们开工资,我们今天非得让你把四肢
都留下来不可。」

  一个四五十岁的民工手里拿着一根钢筋,对着马叉虫恶狠狠的说道。马叉虫
心想自己还没拿到工程款呢,拿什么给你们开工资啊!马叉虫深知这些民工都是
一群不管不顾的人,自己欠了他们半年的工资,已经影响到了他们生活和养家,
他们说要废了自己,就绝对不是开玩笑啊!

  「老公!」这时马叉虫听见自己老婆的声音,越过人群看见自己老婆,立刻
眼睛一亮。没想到这个不能生娃的玩意这时候来了,看打扮的这么骚,这可帮我
大忙了。

  「各位大兄弟,你看这样行不,你们也知道我没拿到工程款,根本没办法给
你们开工资,你们就是废了我,你们也拿不到钱啊,对你们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
你看,那是我家婆娘,各位兄弟都辛苦半年了,平时里连个女人都见不到,我家
婆娘还有那么几分姿色,就给大兄弟们想用了。今天就先放过我,我回去再为兄
弟们想想办法,大家看行不。」

  一群民工齐齐回头,看见了张桃子,一看那丰硕的巨乳和丝袜美腿,立刻各
个老二都起来了,一群人合计了一下,觉得马叉虫说的有点道理,于是有个人站
出来问道:「我们这么多人,你老婆就一个,我们一起上还不给玩死了啊!」

  马叉虫搓手哈腰道:「随便玩,随便玩,玩死了算我的!」

  说完,趁着这帮民工还没有反悔,马叉虫赶紧夹着公文包跑了。

  张桃子一看事情不对,没想到自己老公这么狠心,竟然想拿自己顶账,也赶
紧向外跑,民工一看两边都要跑,合计一下,果断放弃了没有钱的马叉虫,一群
人很快追上了穿着高跟鞋跑的不快的张桃子,将她按到在地上。

  还有几个人过去关上了施工地的大门,用锁子锁好。

  「放开我,放开我,你们这是犯法!」

  张桃子大叫道,可是一群民工依然无动于衷。

  「犯法?你家马叉虫欠了我们半年的工资,妈的,为了你家马叉虫我都半年
没回家了,这一身的欲火,早就想发泄了!」

  「对呀,我家孩子上学还急着用钱,你们家马叉虫这么不讲人性,我们又何
必和你讲人性?」

  「各位兄弟,随便玩,往死里玩,反正马叉虫说了,玩死算他的。不玩死都
对不起我们这半年的辛苦!」

  「对,玩死她,玩死她!」一群人立刻起哄了起来,抬起张桃子就像是抬待
杀的的猪羊一样抬到了一个毛胚房子里面。

  张桃子刚被扔在地上,就立刻有一个马脸民工忍不住了,扑倒了张桃子的身
上,两只大手直接撕开了张桃子的V字领,看见仅仅只有两个创可贴粘着的巨大
胸部,先是一愣,随后淫笑道:「大家快看,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拿创可贴当
胸罩的,这简直就是个骚货啊!」

  马脸民工一下子撕开创可贴,胶的粘性让创可贴离开皮肤时产生一股痛感,
张桃子立刻尖叫了一声,这一声更加刺激了这些民工。

  一个民工一把推开马脸民工,道:「给我留一个。」然后撕开了另一个创可
贴,看着如同大葡萄一样的乳头,忍不住直接抓起那个大奶子吸允了起来。

  马脸民工一看,也赶紧抓起另一只大奶子,对着紫色的大乳头又舔又咬,他
这一咬是真的咬,张桃子痛的嗷嗷直叫,四肢不停的挣扎,但立刻就有四个民工
过来按住她的四肢。

  「妈的,马脸,你别把奶头给咬掉了,我们后面的人还没尝尝什么味呢!」
一个膀大腰粗的大汉说道。

  「放心,我有数!」马脸民工没舍得吐出那颗紫色的大奶头,口齿不清的说
道。

  「一看你们就没多少需求,反正我是忍不住了,都给我靠边一点,我要操逼!」
一个瘦猴挤了进来,分开张桃子的两条丝袜美腿,掏出自己那根细长的老二,一
把掀开裙子。

  「我擦,这骚货没有穿内裤!」

  瘦猴惊叫一声,然后就要撤掉阴部上的丝袜,立刻就有人在旁边喊道:「猴
子,丝袜别全脱了,我们还想玩会腿!」

  瘦猴手下有分寸,就退到了阴部,露出已经发黑的两片厚厚的大阴唇。

  「这阴唇,真是够大的,就像两片大面包。」一个五十多岁的民工感叹道,
瘦猴揉捏了两下张桃子那巨大的阴唇,就像揉一块面团。

  「求求你们,放过我,放过我!不,不要,不要插进来!」

  然而瘦猴根本没有在乎张桃子的话,细长的早已硬起的鸡巴直接插进了张桃
子的阴道。

  然而瘦猴刚一插进去,就不动了,然后身体猛地痉挛了两下。

  「我擦,猴子,你行不行了,这就射了!?」一旁的大汉刚脱下裤子,就看
到这一幕,好笑的说道。

  瘦猴尴尬的解释道:「好久没泄欲了,一下子没控制住。」

  大汉一把推开瘦猴,露出自己那如同婴儿小臂般粗细的巨大鸡巴。

  张桃子一看就快疯了,连忙大喊道:「插不进去,插不进去的!」

  大汉嘿嘿一笑,分开张桃子的两条腿,大鸡巴对准张桃子的小穴,用力一顶,
齐根没入。

  「啊!」张桃子惨叫一声,腰身一挺,就像是迎合大汉的鸡巴。

  「看,这不是插进去了么?」

  大汉凶猛的坐着抽插运动,如同一个打桩机,每一次必然发出啪啪的响声,
撞的张桃子魂都要飞了去,张桃子只感觉自己的小穴如同被撕裂了一般,剧烈的
疼痛让她直欲想死,偏偏还有一种疯狂的快感弥漫她的全身。

  两个抱着张桃子丝袜美腿的民工也忍住不住了,掏出自己的老二对着张桃子
的丝袜美腿一顿磨蹭,紧接着,又有两个民工冲了上去,脱掉张桃子的高跟鞋,
露出张桃子三十八码的大臭脚。

  「我擦,够味,我喜欢!」一个老汉哈哈一笑,抱着张桃子的一只美脚就开
始又亲又舔。另一个就直接多了,直接掏出自己的老二,狂捅张桃子的脚心。

  老汉看另一个玩脚的民工,笑道:「小兄弟,不会玩吧,来,哥哥教你。」

  老汉掏出自己的老二,平着放在张桃子的大脚上,让张桃子给自己做着足交,
另一个民工也是悟性极高,一看就明白,也学着老汉的样子用张桃子的美脚摩擦
自己的鸡巴,立刻有一种细腻的丝袜摩擦感带来的快感,那个民工很明显没受过
这种刺激,很快就射了,乳白色的精液溅了张桃子一脚。

  老汉摇头道:「小兄弟你不行啊,看哥哥的。」老汉将张桃子脚后跟的丝袜
撕开一个小洞,然后讲鸡巴深了进去,感受着丝袜和嫩脚双重的摩擦,脸上露出
痴迷的神色,腰身也开始疯狂的抽动,鸡巴在丝袜与美脚间不停摩擦,极度的快
感让老汉精关一松,黄白的精液直接射了出来,夹在丝袜与美脚中间,愣是没有
流出来。

  「唉唉,看看你们玩的,我们还怎么玩啊!」两个年轻力壮的民工推开之前
玩脚的二人,走了过去,一人抱起一条腿,本来他们俩也想玩脚的,可是一看上
面之前二人的精液,就没有了性质。

  倒是老汉之间的做法提醒了二人,一个人直接在腿上的丝袜开了个小洞,把
鸡巴伸了进去,感受大白腿和丝袜之间摩擦的快感,一个干脆把腿打了个折,玩
起了膝盖窝,去感受大腿和小腿夹击的快感。

  这时操逼的大汉也是一个痉挛,身体疯狂的抖动了一下,精液犹如喷泉一般
射了出来,张桃子也跟着翻起了白眼,浑身开始痉挛,显然也是高潮了。

  大汉射完精后很自觉的离开了位置,一个玩奶子的民工立刻补上位置,将自
己的鸡巴捅了进去,因为动作太快,大汉射出的精液甚至还没有流出张桃子的阴
道。另一个玩奶子的民工一看动作慢了,干脆把自己的鸡巴放在了张桃子的两个
奶子中间,挤压着张桃子的奶子做出了一个深沟,抽插起来。

  同时又有五个冲了上来,两个不嫌脏的直接玩起了那两只沾染了精液的美脚,
学着之前二人做起了足交。两个胆子大的去抓住张桃子的两只手,让她帮自己手
淫,还有一个直接光着屁股坐在了张桃子的脸上,不顾张桃子不要不要的喊着,
将鸡巴捅入了张桃子的口中。

  张桃子也是一狠心,鸡巴刚进嘴中,就是用力一口咬了下去,民工痛的哇哇
乱叫,偏偏张桃子下口十分狠,不论民工怎么挣扎,怎么殴打,都不松口。

  「救我,大伙快救我!」民工赶紧朝着四周的人求救,四周的人哈哈大笑,
却也想不出什么办法,这时一个身高两米,浑身肌肉的民工走了过来,一把卡住
张桃子的下巴,用力一拽,张桃子的下吧就脱臼了。

  「谢谢。」被咬住鸡巴的民工赶紧拔出鸡巴到了个谢,然后没有玩的兴趣退
到了后面,倒是那个肌肉男顶替了他的位置,粗长的鸡巴直接捅进了张桃子的咽
喉,感受着张桃子乱动的小舌头和吸允着的咽喉带来的快感。

  因为肌肉男捅的太深,抽插了没多少下,张桃子就胸肺一收,眼看着就要吐
了出来,肌肉男自然也是感觉到了,在张桃子呕吐的瞬间,也是咽喉吸收最紧致
的瞬间,肌肉男没有忍着快意,大喊一声回去,一股浓郁的精液猛地喷了出来,
愣是将张桃子的呕吐物一起给打回了肚子中。

  大汉一离开位置,就立刻有人上去补位,不过这个人就没那么好的运气,刚
把鸡巴插进去,张桃子就直接吐了出来,连同之前肌肉男的精液,吐的整个民工
下身都是污秽之物。

  民工大骂一声,心想自己下身这么脏可怎么办?这时正好操逼的那个民工射
完精离开了,民工看见了那已经发红发紫的骚逼,以及下面的菊花,立刻有了办
法。

  「反正已经这么脏了,那就艹点脏的地方。」他赶紧跪倒张桃子的胯下,抬
起张桃子的屁股,将满是污秽之物的鸡巴对准张桃子的屁眼,用力往里捅。

  张桃子从来没被人捅过屁眼,屁眼也是紧致异常。

  「无饿,阿依无黑(不要,那里不行!)」张桃子感觉一个又粗又热的鸡巴
就这么进了自己的屁眼,这个屁眼都要裂开了。

  那个民工听见张桃子的叫喊,只是更加用力的捅了捅。

  「好紧啊!好爽啊!」民工痛快的大声喊道。张桃子则是痛苦的大声尖叫。

  「叫什么叫,吵死了。」一个民工赶紧走上去拿出鸡巴放在张桃子的口中,
因为有了前车之鉴,那个民工没敢捅的太深,怕也被吐的一身都是。

  「干死你,干死你!」艹屁眼的民工一边艹一边大声叫着,操着操着,张桃
子那几乎合不上的骚逼竟然开始往外喷出精液,看来是之前的几个民工在张桃子
的阴道和子宫里灌输了太多的精液了。

  「那骚娘们的屁眼怎么样啊!」没有排上队的民工赶紧问正在艹屁眼的民工,
艹= 屁眼的民工得意的说道:

  「超级爽,等我一下,我马上完事。」

  操屁眼的民工说完,立刻就加速了撞击的频率,如同一个电动小马达,晃的
那个骑在张桃子身上,操张桃子两只大奶子的民工几乎都快掉了下来,意识一个
松懈,直接就射了。

  做完乳交的民工刚下来,立刻就有民工顶上他的位置。就这样,张桃子被十
几个民工一连玩了四五个小时,几乎每个民工都上了五轮,把张桃子所有的地方
都上了个遍,现在的张桃子,浑身只剩下两只丝袜,丝袜原本是黑色的,现在已
经变成了白色的,无论是丝袜上,只是丝袜里面,都满是精液。张桃子身上也像
是用精液沐浴了一样,几乎都看不见原本皮肤的颜色。

  最夸张的是,张桃子的身体还在不断的痉挛,每一次痉挛,都会有大量的精
液从张桃子的屁眼和小穴里涌了出来,偶尔还会干呕,呕出来的也是乳白色的精
液。

  「哎,都成这样了,估计是不能玩了。」一个民工遗憾的说道。

  「怕什么,反正马叉虫说了玩死了都不要紧,这不还有气么?」另一个民工
显然还没过完瘾,想再上一次,可是在张桃子的身上寻摸了半天,也没找到一个
下得去鸡巴的地方。

  「要不,咱们给她洗洗,再上一轮?」一个民工提议道,看着张桃子肮脏的
身体,这个民工很是觉得恶心。然而他就没想过,他之前也是在满是别人精液的
张桃子的肉体上纵欲。

  「算了,好麻烦,而且我也不行了。你们要是还行你们自己上吧。」一个民
工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大屌,那根又黑又粗的大屌此刻软趴趴的耷拉在胯间,完全
没有刚从凶猛的样子。

  众民工都看了看自己胯间的鸡巴,似乎都认同了那个民工的说法,他们现在
也算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可是看着张桃子的肉体,又觉得十分可惜。

  一个民工百无聊赖的走到张桃子脚下,脱下张桃子那满是破洞的丝袜,然后
将丝袜揉成一个球,带个满满的精液,塞进了张桃子的小穴内。

  他这已无聊的举动,立刻就让其他几个民工眼前一亮,一个民工走到他面前,
拍了他一巴掌,兴奋的说道:「小刘啊,没想到你还能想到这个玩法。」

  几个民工如同发现了新大陆,赶紧冲上去脱下张桃子另一只丝袜,也不顾弄
得满手都是精液,就顶着之前那只丝袜塞进了张桃子的烂穴之中。

  这时一个民工跑出了毛胚房,不一会他就提着一桶水回来了,正看见一群民
工蹲在张桃子两腿之间研究着什么。

  提水的民工直接把一桶水泼到张桃子身上,不仅清洗了张桃子身上的精液,
还将已经失去意识的张桃子唤醒了过来。

  「啊!啊!」张桃子一醒来,就感觉到阴道中的胀满和刺痛,忍不住大声尖
叫起来。

  「老张,你刚从往这个骚逼里塞了什么东西,看她叫的凄惨的。」

  「应该不是我吧,我就塞了一个扳手,一定是老三,那货刚从塞了一个砖头
进去!」

  「我擦,老三,你有才啊!」

  「哈哈!我就想看看里面到底能塞多少东西。」

  「完了,这下这逼算是不能艹了,算了,反正也爽过了。」

  「对呀,看这扫货这个大肚子,估计里面全都是咱们的精液了。」一个民工
指了指张桃子鼓囊囊的小腹,说道。

  说罢,还上去用力踩了一脚,只听张桃子惨叫一声,紧接着大量的精液从骚
逼中喷了出来,甚至因为喷的太勇猛了,还把之前塞到里面的东西都喷了出来,
什么小块的砖头,扳手,皮带,袜子等,倒是最先塞进去的丝袜没有被喷出来,
只被喷出来了一半,还有一般在阴道里面,看起来就像是长了条黑色的尾巴。

  几个民工一看张桃子现在这样子,原本已经软下来的鸡巴立刻又硬了起来,
一群人冲上去,冲的快了就抢到了骚逼,美脚,红唇和巨乳这样的好地方,冲的
慢了只能拿鸡巴去顶张桃子身上各个地方,但是人还是太多了,最后两个人看实
在是没地方,竟然把主意打到了张桃子的耳朵孔,不过能塞进去就奇怪了,然后
这两个奇葩又去捅张桃子的鼻孔,这下那个操嘴的民工可不干了。

  「喂喂,别艹鼻口,你把鼻孔堵死了我这还赌着嘴呢,憋死了玩起来就没意
思了。」

  「那我俩怎么办?」两个民工很是无奈的说道。

  「等我们都玩完了吧。」

  「等你们玩完估计人都被玩死了,不行,一定要给我们留个地方。」

  「好好,我们不玩死,不玩死,留给你俩玩死行不?」

  两个民工寻思了一下,看着浑身都是鸡巴的张桃子,以及自己半硬不软的鸡
巴,还是点了点头。

  等到众人又轮完了两轮,张桃子已经奄奄一息了,一群民工全部瘫倒在地上,
一个民工指着那两个没轮上的民工说道:「你俩去弄死她吧,我们看着,就当收
尾节目了。」

  两个民工也不敢真的弄死,毕竟让他们杀猪杀鸡还可以,杀人还是不敢的,
想了想,决定还是让张桃子已经都无法被马叉虫操了,这样才算是对马叉虫的报
复。

  两个民工商量了一下,对众人说道:「算了,余兴节目大家一起上吧。」

  「怎么上,我们都不行了。」

  「我俩分开她的腿,你们轮流踢她的骚逼,踢烂为止!」

  「好注意。」

  于是两个民工一人抱起张桃子一条光秃秃的美腿,一边用鸡巴蹭着美腿,一
边吸允舔舐着张桃子的臭脚,看着一群民工对着张桃子的骚逼一轮狂踢猛踹。

  一个民工因为用力太猛,半个脚掌都踢进了张桃子烂逼里,另外几个民工一
看还能达到这个地步,立刻当仁不让,更加用力的踹,更有甚者,把整只脚都踹
进了张桃子的烂逼里,张桃子光滑的小腹上甚至还能看到脚趾的轮廓。

  一个民工觉得踢的不过瘾,走到张桃子的身边,对着张桃子的一对大奶子也
是一顿又踩又踹,愣是将张桃子的乳头踩出了混杂着红色的血液奶水。

  等大家都踢累了,走开一看,张桃子的骚逼果然已经成了烂逼,阴唇就跟破
布一样,阴阜都踢的肿的跟块馒头似得,而张桃子本人,早已翻着白眼,在地上
不停的抽出,眼看就不行了。
顶端 Posted: 2017-01-11 20:37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xp1024.com » 成人小说

在线播放 网上援交 申博赌场 名汇赌博 1024影院 水舞赌坊 尼斯賭场 九狮赌城 







Time now is:02-22 05:32,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