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6222242
级别: 社区三级


精华: 0
发帖: 40
威望: 34 点
金钱: 411 RMB
注册时间:2014-12-25
最后登录:2017-02-27

 奋斗

已办好留学美国一切手续的米莱,心里却怎么也兴奋不起来,几天来都显得心事重重。原来让米莱担心的是:她这一走与陆涛就相隔千山万水,对他失去了控制,实在是鞭长莫及。陆涛那花花公子,在没有任何约束的情况下,谁知他会干出些什么样的荒唐事来。自己与陆涛在一起已有好几年的关系了(当然是性关系),但米莱仍没有能完全控制住风流成性的他。现在我就要出国了,最爱吃’窝边草‘的陆涛,最可能会和哪个他熟悉的女人搞在一起呢?米莱这几天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把头都想大了。她对自己最要好的两个朋友(属于窝边草一类的)逐个分析了一番。
  首先是杨晓芸:那小妮子人虽小巧、但特漂亮;身材也不错,丰满、坚挺的Ru房;性感、勾人的眼睛;风骚、Yin荡的个性。平时她就经常向中意的男人,频频抛去那诱惑的秋波。而且在米莱与杨晓芸、夏琳在一起聊天时,杨晓芸就曾流露过对陆涛的好感,说陆涛最吸引她的就是那单眼皮的眼睛。她应该属于最容易和陆涛搞到一起、最危险的那棵’窝边草‘.所以米莱已提前给杨晓芸打过招呼了。心直口快的杨晓芸当即就向米莱表态:自己虽然目前还没有男朋友,但她就是在自己最想和男人Zuo爱的时候,宁肯去找华子、向南,甚至于到街上去找个’鸭子‘,也绝不找你米莱的陆涛。杨晓芸的这番话,让米莱放心了。
  再分析一下夏琳:人长得也很漂亮,Ru房虽不算丰满,但也是傲人地坚挺着;她最自豪的是自己凸凹有致的健美身材,处事待人显得沉稳、老练,是男人梦寐以求的性感女人。她目前的男朋友是一个国企的老板,他高大、健康,有经济基础,足以满足夏琳经济上、生理上的需要。米莱认为:夏琳和陆涛根本不可能会搞到一起。(在后来还就是夏琳和陆涛生生死死、轰轰烈烈的搞到了一起。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出国的前一天中午,米莱给陆涛打电话:”陆涛,你在哪儿啊?我想你了!“”昨天才和你搞了三回的,你又受不了啊?我在家里!“陆涛回答,同时Yin笑着向身旁的向南、华子示意了一下,而他的手还在身旁陪聊的小姐胸部Ru房上抚摸着。
  ”人家明天就要去美国了嘛!要很长时间见不到你的,当然想你了,你来我家吧。“米莱在电话里对陆涛说。
  ”去你家?方便吗?“
  ” 方便,爸爸和妈妈打算请你们大家晚上来欢庆一下。“米莱说。
  ”都请了些谁啊?“陆涛问。
  ”就杨晓芸、夏琳、华子和向南,华子和向南由你通知他们好吗?“米莱回答。
  ”好吧!我告诉向南和华子,是几点呀?“陆涛接着问米莱。
  ”他们是下午 5点。你现在就过来吧。“米莱说。
  ”为什么啊?“陆涛问。
  ”人家想和你多呆一会儿嘛!不可以吗?快来吧!“米莱有点生气的回答。
  ”好!我这就来。“陆涛听米莱口气中有点不高兴,马上换了语气回答着。
  于是陆涛恋恋不舍地在陪聊小姐的Ru房上又拎了一把,才与华子、向南告别,走出茶室。打车很快到了米莱那栋三层别墅的家。(米莱的父亲米立熊,是一位白手起家的民营企业家,他用二十年的时间挣到了一万个普通人用同样时间挣的钱。)由于陆涛已是米莱家的常客,所以佣人听见门铃声,马上开了门,直接让陆涛进入了别墅。走进客厅陆涛就看到米莱已经在等他了。
  ”亲爱的,你可来了,想死你了“米莱拉着陆涛撒娇着说。
  ”呵呵,有这么严重吗?宝贝!“陆涛对米莱说。
  ”当然了!“米莱依偎着陆涛接着说:”我们上去吧!“于是米莱拉着陆涛的手,到了二楼米莱的卧室。
  一走进卧室,米莱转身抱住了陆涛,开始和陆涛热烈地亲吻起来,她一边仰头吻着陆涛,一边在陆涛身后将卧室门锁死,接着就脱陆涛的衣服。陆涛的手一起没闲着,一开始是抚摸着米莱的Ru房,这会儿也脱着米莱的衣服。很快两个人就脱得一丝不挂了。
  赤裸着的陆涛,边亲吻着赤裸着的米莱,同时一手用力的抚摸着米莱的Ru房,五个手指不停抓捏着。米莱那白皙坚挺的Ru房在陆涛手指的作用下,变换着形状,另一只手则用力的抱住
  米莱的腰。米莱的一手则抚摸着陆涛的背,另一只手握捏着陆涛的鸡芭,并不时的套弄着。
  很快两人都兴奋得受不了了,陆涛将米莱抱起来轻轻放到了床上,分开米莱的双腿,把头靠近米莱的大腿根部,再一次的仔细观察起米莱的荫部,米莱的荫毛很少,只在阴阜上面有一些,黑黑的、软软的,成一个小小的倒三角形。在大荫唇两边则干干净净,一根毛也没有。两个肥肥的大荫唇也白白的,两个粉色的小荫唇紧紧的闭合在一起,像两个忠实卫士一样守住主人的桃源秘洞。Yin水已从紧闭的细缝里渗了出来,弄得大、小荫唇湿湿的,亮亮的。
  陆涛用手轻轻的分开米莱的荫唇,露出那粉红色的洞口,用手指碰了碰里面的嫩肉。弄的米莱浑身一颤。”啊……涛……我爱你……啊……“米莱呻吟着。陆涛用嘴像猪拱地似的亲吻着米莱的小草地,还用嘴唇含着米莱的荫毛左右扯着。接着陆涛的嘴转移到米莱的小|丨穴上面,用嘴唇把米莱那两片粉红色的小荫唇含住,同时舌头用力的顶、刮、舔着。这样一来米莱全身酥软,Yin心荡漾起来。”啊……啊,涛……啊……你舔的……好……好……爽啊……啊……我要……啊……那里……痒……啊…啊……涛哥……哥啊……啊……你好厉……害……啊……啊妹妹……的小……|丨穴…小|丨穴……痒……啊好哥……哥亲……哥哥啊……啊……“
  听着米莱的浪叫,陆涛更加卖力的舔了起来,他用舌头分开米莱的那两片小荫唇,把舌头伸进了米莱的那个蜜洞里面,粗糙的舌头用力的舔着洞里的嫩肉,舌尖不停挑逗里面的皱褶。已把米莱弄的全身酥软酸麻,Yin水像泉水一样从蜜洞的深处流了出来,陆涛马上像干渴很久的人遇见了甘泉一样,全部吸进嘴里吞下去。舌头又用力的舔了起来,牙齿还不时的咬一下米莱的荫唇,咬的米莱又是一阵乱叫。
  ”啊……啊…… 啊啊、啊……涛……我……的好……老公……你舔的……太好……了好……爽啊……啊我受……不了啊……好哥……哥……啊妹……妹的……Bi……里痒……痒啊……啊亲哥哥……痒死了……啊米莱……的小……Bi小……|丨穴痒……啊好哥……哥亲……爸爸……啊啊……“在陆涛的侍候下,米莱的两条腿分的更开了,几乎成了一字型。原本白皙的皮肤泛起了红晕,两个饱满的Ru房更加坚挺。嘴里不停地呻吟着。从蜜洞里流出的Yin水更多了,在洞口上方的那个小豆豆比平时大了好几倍,不安分的探出头了。
  陆涛的舌头在舔了几遍米莱小|丨穴里的嫩肉后又开始转移战场,直接舔上了米莱的小豆豆,等陆涛的舌尖一碰上豆豆米莱的身体抖的更加厉害了,陆涛的舌尖围着米莱的小豆豆舔上两圈后有伸进米莱的蜜洞里,这样反复的舔着米莱。剧烈的刺激让米莱的双腿从刚才的大开一下子合了起来,把陆涛的头夹得紧紧的。双手也抱住陆涛的头用力的向小|丨穴按去,仿佛要把陆涛的头给按进小|丨穴里。
  ”啊……我要……死了……啊……啊……亲哥……哥,亲……爸爸……我……啊……啊我死……了啊……你……舔……死我……了……啊……啊……“随着米莱的浪叫她的身体一阵剧烈的抖动,全身一痉挛,接着一阵欲死欲仙的快感像电流一样从小|丨穴传遍全身,一股阴精从蜜洞的深处喷了出来,陆涛虽然拼命的吞咽还是有很多喷在他的脸上。在陆涛的舌头下米莱竟然高潮了。
  高潮后的米莱,全身瘫软的躺在床上喘息着,陆涛的嘴也离开了米莱的小|丨穴,对着米莱的大腿亲吻起来,并顺着大腿一直到膝盖,又从膝盖到小腿,最后到了米莱的那个白的几乎透明的小脚丫上,把米莱的脚趾放在嘴里吸吮起来。吸完脚趾后,嘴又原路返回,对着米莱的小|丨穴再次亲吻起来,双手同时抚摸着米莱那两个白嫩坚挺的Ru房,手指不停的捻柔着那两个晶莹剔透的|丨乳丨头。
  在陆涛的抚弄下米莱的欲望被点燃起来,她坐起身来,抓住陆涛的鸡芭拉向自己的小|丨穴,嘴里不停的说着:”不要舔了,我要你的鸡芭,要你用鸡芭Cao我。“”好,我就Cao你,好好的Cao你的小|丨穴。“陆涛对着米莱说:”快求我Cao你啊!“”好哥哥,快啊,快Cao你的米莱啊,快啊!“”不行,这样不行,我不要你叫哥哥!“陆涛说。米莱马上换了称呼”那我就叫你’亲哥哥。‘不。’好爸爸。‘’亲爸爸。‘求你快Cao女儿的小|丨穴啊,快啊,女儿要你!“
  ”好女儿,爸爸现在就Cao你。“陆涛说着分开米莱的双腿,把鸡芭狠狠的插进了米莱的小|丨穴里,一下子插到了米莱的花心,插的米莱’啊‘叫了起来。虽然被Cao了多次可是米莱的小|丨穴还是和Chu女的一样紧。
  ”你轻一点啊,你得这么大,谁能受的了啊“!”米莱疼得叫着说。
  “你不喜欢?我用力啊,以前你不是很喜欢吗?”陆涛反驳到。
  陆涛双手托起米莱的腰,把鸡芭轻轻的抽出来然后又轻轻的插进去,这样几下以后又狠狠的一插到底,把Gui头重重的顶在花心上。这样一来米莱马上就受不了了,直见她腰肢乱摆,屁股乱动,不停的向上挺着自己的小|丨穴去阻挡鸡芭的冲撞。
  “啊……好哥哥……大鸡芭哥……哥……啊……用力……啊……啊……用力……你好……棒啊……用力……你干……死妹……妹……了……用……力……啊”“米莱!好妹妹!好女儿,哥哥大鸡吧好吗?”“好好……哥哥的……鸡……巴太……好……了!啊……太……好……了啊……啊……又粗又长……啊……Cao的小Bi……啊太……好了……啊……啊……!”
  在陆涛的大鸡吧抽插下米莱的Yin水想决堤的洪水一样泳了出来,把床单能的湿湿的,也让陆涛的鸡芭进出的更加方便和快捷。就这样插了几十下以后,陆涛把米莱的双腿抬了起来架到了肩膀上,把鸡芭更深的插进了米莱的小|丨穴里,每次都把Gui头顶进米莱的花心里,把米莱顶的又是一阵颤抖。米莱的浪叫陆涛又加大了速度和力度,把米兰Cao的更加的爽了,她把两条推盘在陆涛的腰上,把小|丨穴紧紧的贴在陆涛的胯下,让陆涛的鸡芭更深的插进小|丨穴里面。一阵阵的酸麻从米莱的小豆豆传向蜜洞里面,又穿到子宫,子宫随着酸麻痉挛,把紧闭花心张开了一个口,紧紧的把陆涛的Gui头包在花心里面,花心的嫩肉不停的蠕动挤压着冠状沟部,从子宫内部传来的吸力狠狠的吸吮着马眼。蜜洞里的嫩肉也紧紧的挤压着陆涛的大鸡吧,那些皱褶仿佛变成了牙齿在撕咬着大鸡吧。这样不用陆涛的鸡芭动,单是靠在米莱小|丨穴的极品反应就让他们两个爽得不得了。
  爽的快要She精的陆涛又把鸡芭狠狠的抽查了几下,每次都把鸡芭插进米莱的花心里面,米莱的小|丨穴则紧紧的裹住陆涛的鸡芭,像是怕他一去不复返似的,花心对Gui头的刺激也更大了起来。刺激的陆涛又叫了起来。
  米莱把自己的小|丨穴用力的向上挺着,让陆涛的鸡芭插的更深,同时把小|丨穴也夹的紧紧的,用尽浑身的力气不停的挤压陆涛的鸡芭,眼神已经迷失和茫然,并Yin叫着:“好爸爸……亲爸爸……啊……你……射吧……射……我Bi……Bi里……啊……射吧……啊……”浪叫着的米莱夹的陆涛的鸡芭,又是一阵荡漾。陆涛被她这一刺激,更加用力的把鸡芭插进花心里面。随着Gui头一次次插进花心,米莱的花心更紧的抱住了Gui头,从子宫深处喷出的阴精全部浇灌在陆涛的Gui头上面,从里面传来的更大吸力则紧紧的把Gui头向里吸着。全身的激|情荡漾,在欲死欲仙的高潮,刺激下,米莱在性兴奋中晕昏过去,身体在余韵中不停的颤抖。
  看着高潮后的米莱晕昏过去,陆涛的双手插在米莱的屁股下,紧紧抱住米莱丰满性感的臀肉,向自己的下体使劲,同时快速的抽插了十几下后,一阵酥麻感从脊背向全身蔓延,直至到了Gui头,接着一股股性兴奋的快感,从鸡芭又传向全身,那浓稠滚烫的Jing液,也喷射进了米莱的子宫深处。
  She精后的陆涛浑身也没有一点力气,软绵绵的趴在了米莱的身上,抱着美女睡了。
  当这对沉醉在Xing爱中的男女醒来时,已是下午 4点半了。Yin性又起的陆涛,抱着米莱又抚摸和亲吻起来,想要春风二度。米莱在他的挑逗下,也逐渐兴奋起来。
  但米莱还是理智地止住冲动的陆涛说:“杨晓芸他们都快要来了,没时间再玩了,要是被他们闯着了,又该笑话我们了。要不然今天晚上你就不要回家,住在这里吧,那我们就又有时间搞了。”
  陆涛无法,只有起来穿上了衣服,同时问米莱:“你是明天几点的飞机?”“明天上午10点钟,首都机场。”于是陆涛Yin笑着想:又可以和米莱搞一夜了。
  杨晓芸和夏琳 5点钟准时到了米莱家时,华子和向南也刚在客厅里坐下。于是一伙人就胡吃海喝起来。在吃喝中,陆涛就开始考虑:米莱出国后,自己的性需求该怎样解决呢?杨晓芸该是第一人选,这小妞漂亮,丰满,搞起来一定很爽!夏琳性感而成熟,能搞到手也不错。
  于是就在桌下,伸手去拉左边杨晓芸的手。杨晓芸本来就很喜欢陆涛,早就想和陆涛Zuo爱了,可是米莱提前告诫了她,她只有暂时按奈着自己想被陆涛操的念头。想等米莱走后,再和陆涛……于是把自己的手从陆涛的手中抽了出来。也不看陆涛的继续自个吃喝着。
  陆涛在杨晓芸那里碰了钉子,并不死心。冒着再碰钉子的风险,又大着胆子去拉坐他右边夏琳的手,没想到夏琳没有抽出被他拉着的手。陆涛高兴了:有戏!就放眼向夏琳望去,夏琳脸红着把头转向了米莱。
  这一幕被杨晓芸看在了眼里,这时她心里那个悔呀。同时心里狠狠的想:陆涛本来是我杨晓芸的,你夏琳凭什么却要捷足先登?等米莱走后,我会把陆涛抢回来的。
  餐后一伙人又胡闹了一阵,在11点时,大家相互告别,陆涛看到夏琳眼里充满了妒忌。而杨晓芸眼里也是被醋意笼罩着。华子开车送向南、杨晓芸、夏琳回家。陆涛则以要为米莱收检行李为由,留了下来。
  这一夜陆涛和米莱都没睡觉,一直赤裸战斗到天亮。这时的米莱虽享受够了性茭的快乐,但已是虚弱不堪。陆涛经过一夜三次的喷射,也因透支而疲惫无力。米莱以在机场和父母告别会伤心为由,阻止父母去机场送机。于是 9点钟陆涛开车送米莱去机场,同车还有赶来送米莱的夏琳。而华子开车载着向南和杨晓芸,已在机场门口等候一会儿了。
  在机场安检口,米莱与陆涛、向南、华子、夏琳、杨晓芸一一拥抱告别后,一人孤独地随着登机的人流,一步三回头的走了。这时米莱再也忍不住的流下了难过的眼泪。
  陆涛一行人走出候机楼,走向停车场。杨晓芸本想上陆涛的车时,陆涛说:“华子,你们还是原车人走,我和夏琳仍然是原车。”同时报复似的看了杨晓芸一眼,杨晓芸赌气与向南上了华子的车先走了。陆涛和夏琳才开车离开。
  当米莱还在太平洋上空飞行时,她的陆涛已和夏琳睡在陆涛的床上了。陆涛和夏琳在同时达到高潮后,俩人都躺着小息。这时陆涛回味着与夏琳的这次性茭:自己和米莱日|丨穴,虽然也曾激|情、兴奋、高潮,但是这几年下来,总想换换口味。今天与夏琳日|丨穴后,果然体会到了又一种风味以下内容需要回复才能看到
  ,也着实让陆涛兴奋不已。早知这样,自己早就应该在米莱监控的空隙,和不同女人一起体验那男欢女爱的Xing爱经历了。今天和夏琳在一起就特别让他兴奋和激|情。还有杨晓芸那
  小妮子,明明喜欢我,还要装腔作势,看我等会儿怎样收拾你。想到这里,陆涛又露出了那Yin邪的笑意。
  陆涛和夏琳穿好衣服,稍微整理了一下各自的形象,再次相拥亲吻着告别。
  夏琳满面羞意的对陆涛说:你真的很棒!让我很舒服、快乐。要早晓得和你日|丨穴是这样令人消魂,我早就该与男友分手,和你在一起了。
  陆涛得意地’呵呵‘笑道:“我们现在也不晚呀!”于是俩人约好下次Zuo爱的时间后,夏琳又吻了陆涛一下,才心满意足地走了。
  当夏琳刚一出门,陆涛就迫不及待地拨了杨晓芸的电话。
  因被陆涛冷落,倍感失落的杨晓芸,正在家生气,她的手机响了。杨晓芸看也不看就接通了电话,没好气地对着电话喊:“我心情不好,别打扰我。”说完就要挂电话。
  这时电话里传出令她魂牵梦绕的声音:“晓芸!是我。”
  “陆涛,是你吗?”杨晓芸此时因兴奋,觉得鼻子一酸,含着眼泪,咿唔着说:“陆涛,你真狠心,怎么能那样对我?”
  “晓芸,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能原谅我吗?”见陆涛向自己赔礼道歉,请求原谅。
  杨晓芸更是喜极而泣:“你是个地地道道的坏蛋!就知道欺负我。”
  陆涛一听就明白没问题了,就说:“晓芸,别再生气了好吗?来吧,我等你!”
  杨晓芸还在叨叨絮絮地说着:“陆涛,要不是米莱在她走前,专门给我打了招呼,不准我勾搭你,我是看在朋友的份上,就答应了她。否则我早就和你……”
  “晓芸别说了,我已知道了。现在你过来吧!我等你。”
  杨晓芸答应一声:“好!我马上就来。”高兴得连蹦带跳的出了家门。
  米莱经过二十几小时的煎熬,到了大洋彼岸。一下飞机,就连忙打开手机,拨打陆涛的电话,在电话响了二分钟后,才听到陆涛的声音。
  “陆涛,我是米莱,我刚到,还没有出机场就给你打电话,我真的好想你呀!我还在回味昨天我们俩的Xing爱经过呢!”
  陆涛边接听着米莱的电话,边抚摸着赤裸的杨晓芸那丰满Ru房。接着虚掩地应答着米莱。
  “陆涛,我这会儿还没有过边检,等安顿下来再给你打电话,我想你!不说了,想您那根东东,我挂了。吻你!”
  “好!我也吻你,我会等你电话的。拜拜!”陆涛边收线后,边和杨晓芸吻在了一起。
  米莱虽然知道陆涛风流成性,但她还是没有想到,她离开陆涛仅仅二十几个小时的时间,自己的两个闺中密友,都已和陆涛搞过了。
顶端 Posted: 2017-01-11 21:09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xp1024.com » 成人小说

在线播放 网上援交 申博赌场 名汇赌博 1024影院 水舞赌坊 尼斯賭场 九狮赌城 







Time now is:02-28 11:08, Gzip enabled